NEWS最新消息

2018/11/13 《見與不見,是孩子的意見,或是大人的意見?》

《見與不見,是孩子的意見,或是大人的意見?》

「社工,我跟你說啦,我沒有禁止小孩子跟對方見面,是小孩子自己不去的。」

從事親權訪視的這些年,這無外乎是最常聽見,不願意讓孩子與非同住方會面的理由。

「社工,我跟你說,我最民主、也最尊重孩子的意見。只要孩子一聲肯去,我絕對不會阻止!」

當這些年,自己也生了孩子,在晚間將孩子哄著入睡,仔細端詳著他稚嫩的側臉。心想,如果有一天,我必須要跟孩子分開,自己可以忍受多久見不到他呢?
三天?
一週?
一個月?
越想,自己的心也跟著揪了起來。

—然而,在我的工作中,大部分經歷離婚衝突的父母與孩子的父母,可能至少都數個月無法與孩子見面。
印象最深刻的,是當自己還是社工菜鳥時的案件。在結束訪視後,一名媽媽打電話來求助,他已經十多年沒有見到孩子,只因為婆家希望離婚後斷的乾淨。
從此後,孩子沒有媽媽,媽媽也得當作沒有生過這個孩子。
是什麼樣的仇恨,讓我們可以將最基本的親情隔絕?是怎麼樣的手段,可以讓孩子不與思念他的父母相見呢?

於是近年來,法院越發重視,所謂「善意的父母」;也就是在兩人離婚後,誰能釋出更大的善意,讓孩子與非同住一方有更多的接觸,在親權的官司中就會更為有利。

幾年後,自己總算稍微與菜鳥的身分吿個段落;每當當事人再以「孩子不願意,我也沒辦法」的說詞來掩飾自己的不善意時,我會跟他們說這樣的故事:
有一天,你的孩子告訴你,「爸爸/媽媽,我覺得數學好難,我再也不學數學了好不好?就讓他去吧,反正我一定學不會的。」,身為父母的你該怎麼回應呢?
「怎麼可以不學!學校教的就要學會才會有出息啊!」
「你是爸爸/媽媽的孩子,這種事情不准你放棄、也不可能學不會,爸爸/媽媽都會幫助你的,加油!」
當事人大多慷慨激昂的這樣回答我。
於是我會問他們:「那麼,親愛的爸爸媽媽們,為什麼當孩子說不要跟對方見面的時候,你們不會試著鼓勵孩子呢?難道跟父母維繫感情,沒有比成績來的重要嗎?」

接著,一片緘默。